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上海文学》2018年第11期|裘山山:百密一疏

来源:《上海文学》2018年第11期 | 裘山山  2018年11月02日08:55

1

侯志清和李美亚已经分居三个多月了。这分居是侯志清单方面决定的,他说走就走,三个多月没回家。其实分居前,他们已经吵了很多次,婚姻一直处于电量不足的状态。侯志清发出很多次“老子再也受不了”的警报声,然后继续受着。后来终于发生了那件事,侯志清觉得再忍就不是男人了,于是毅然离家。离家的时候他发誓不再理她,就是办离婚也找律师去办,那个曾经让他神魂颠倒的女人,如今让他一见就窝火。

但这次不行了,不见不行。侯志清左思右想,万般无奈。

谁让自己当时不果断呢?当时李美亚说,如果离婚,她就要现在的房子外带一半存款,他气不过,没有答应。她嫁给他之前一分钱没有,嫁给他之后一分钱没挣,凭什么一夜暴富?

后来慢慢冷静下来,便有了顾虑。现在对官员离婚没过去那么在意了,但总归是负面的。自己干了六年副处还没扳正,若栽到这上头还是划

不来。何况他们还有个五岁的女儿。于是就这么顾虑着,藕断丝连,李美亚便继续在户口本上作为他的配偶存在。

这下好,必须求她了,必须说软话,下矮庄。

侯志清没给老婆发信息,也没打电话,他怕碰钉子。谁让自己连她的微信都拉黑了呢。他就是在周日上午突然回到家里,硬性地安排了一次面谈。

虽然侯志清三个多月没回家,但老婆的生活规律他还是掌握的,星期天上午她一定会睡到十点才起来,称之为美容觉,午饭时才去岳母那里,吃饭,顺带看女儿。这个女人,妻子做不好,母亲也懒得做,一直把五岁的女儿丢给岳母。那么,十一点之前去,肯定能把她堵在家里。

进门前,侯志清在小区的超市买了一篮子水果,有点儿做客的意思。掏钥匙开门的时候,还担心老婆换了锁。不错,门还可以打开。老婆果然刚起床,听到动静从卧室出来,一看到他神情大为惊慌,就像是家里藏了什么男人,其实她是太意外了,加上衣冠不整披头散发素面朝天,完全是无法见人的样子。

你,你……怎么……李美亚结巴着,没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侯志清不看她,面无表情地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面谈。

李美亚说,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好。又补了一句,十分钟。

侯志清坐在沙发上,心里对老婆的态度感到满意。她并没有凶巴巴地说,你来干什么?有本事别回来!或者嘲讽说,哟,你不是说永远不见我了吗?如果老婆这样说,他还真不知怎么应对。他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可见,老婆并不真的想和他断交,橄榄枝隐隐可见。

那就好办了,他有了底气。本来嘛,这次发生冲突,责任完全在女方,老婆竟然和她的前男友约会,被他撞了个正着——就在小区会所的咖啡馆里。老婆解释说只是见个面,他还是怒火中烧,也许是因为在此之前,他心里一直有火苗在蹿,前男友成了油,泼过来。他骂老婆是个二百五,你这个二百五,就是约会也跑远点儿的地方去啊,居然在我单位的小区里,生怕我同事看不到啊,生怕你老公丢脸不够大啊。

其实,他有点儿小题大做。他心里明白。他是做给岳父岳母看的。因为他要真的离婚,只有抓住这个才行。说其他理由,岳父岳母都会跟他没完,不会放过他的。

现在,他心里盘算着,只有先好言好语,让老婆配合他,把这次的事情解决了再说。从内心讲,他是真的想离,他们这个婚姻实在是个错误,不管责任在谁,都应该终止了。

不过,他刚才快速晃到老婆那一眼,心里居然动了一下,老婆毕竟年轻,才三十出头,露出来的白生生的胳膊和大腿,对他依然有吸引力。虽然他并不想跟她和好,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生理欲望,何况,他已经持续睡了三个月的素瞌睡了。

当初,就是因为没控制好生理欲望,才导致了这场婚姻。

2

六年前,侯志清去市郊一个县搞调研,在宾馆见到了李美亚,真的是明眸皓齿,美艳动人,身材也火辣。他简直没想到在这样一个小地方还能有这样的美人。“我叫李美亚,大家可以叫我小亚,这次由我来陪同各位领导参观,请多指教。”她娇滴滴地伸手给侯志清。侯志清一把握住,半天不想松开,全身上下有些热血沸腾的意思,估计在场的人都看出来了。接下来的几天,李美亚一直陪伴左右,一口一个侯处长,偶尔还伸手扶一下他胳膊,侯志清一直努力克制着,才保持住了处长的威严。

那时侯志清已经三十三了,却是个单身。他研究生毕业后报考公务员,从最底层干起,先是在市郊的一个镇,然后到了区机关,然后又到了市级机关。也算是天时地利人和,仕途颇为顺利,其时已是副处长了。那次下去调研,不少人直接喊他处长。

调研结束的那个晚上,侯志清被众人拉到街边吃烧烤,喝了好几瓶啤酒,十一点多才跌跌撞撞回到房间。就在他一个人抓耳挠腮,被酒精折磨得坐立不安时,李美亚来敲门了,手里拿了两罐苹果醋。侯处长,王主任让我给您送过来,他说这个解酒效果最好了,您试试嘛。侯志清脑袋一晕,连人带醋一起请进了房间,然后就,失控了。

事后他想,很可能是那个王主任故意安排的,当然,也可能王主任只导演了序幕,后面的戏是李美亚自己加的。因为李美亚事后马上提出了她想去省城工作,请他帮忙。他虽然感觉不太好,还是答应了。

不料他回去没多久,李美亚竟然怀孕了,而且这怀孕的消息不是李美亚告诉他的,而是她父亲。那天侯志清正在会场开会呢,李父就把电话打到他手机上了。起初他没接,一条短信跟着发过来,说事情很重要,务必接电话。他不得不走出会场去接,一接人就傻在了走廊上。这发展节奏也太快了,跟美剧一样一分钟一个梗,让他完全无法应对。

李美亚的父亲在县文化局当副局长,除了做官,他还是半个文化人,曾出过一册本地文化古迹楹联考。所以文武双全,既掌握官场上的制胜法宝,也拥有语言表达的强项。他在电话里说,发生了这样的事,作为美亚的父母,感到非常震惊和生气。“我们不知你是怎么考虑的?我们美亚是涉世不深的年轻姑娘,如果此事处理不好,是没法隐瞒的,想瞒也瞒不住,对吧?我们只有让女儿把孩子生下来。”

侯志清当即一叠声地在电话里表态,自己是真的喜欢李美亚,不是逢场作戏。他一定会娶李美亚为妻的。请他们放心。

侯志清说的不完全是假话,或许全是真话,他喜欢(迷恋)李美亚,愿意娶她为妻,都是真的。只是真话未必愿意付诸行动(代价)。现在既然被“胁迫”了,他也就半推半就,接受了。在三十多岁的年纪,能娶到这么个年轻漂亮的美女,也还是很有面子的。

见侯志清答应了婚事,李父的态度马上就和蔼了,他说,虽然你比美亚大十岁,但我们经过各方面的了解,对你还是比较满意的。我们这种有文化的家庭,也不会提出什么过分条件,你们朴朴素素办一下就可以了。

侯志清颜值不高,个子、长相都一般,但毕竟是硕士,是公务员,所以给他介绍对象的人很多。以前他一概拒绝,起初是因为曾经的心上人嫁作他人妇,他拚命工作以疗伤。后来伤好了,又想混出个人样来再说,这么三拖两拖的,就拖成钻石王老五了。现在既然不小心煮熟了饭,那就开饭吧。

于是,两个月后,侯志清就“朴朴素素”办了一下,把李美亚接到了省城。其实在朴素的后面,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婚后侯志清才发现,李美亚并无身孕,很是恼火。李美亚解释说,她已经去做了人流,“你那天喝了那么多酒,孩子肯定不能要的呀。”虽然李美亚理由充分,侯志清还是感觉自己被耍了,新婚的快乐里瞬间掺杂进了恼怒,同时也有几分对自己的不满:辛苦奋斗那么久,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娶了妻子。

不过,一美遮百丑,侯志清面对娇艳的李美亚,再大的气也很快泄掉了。应该承认,婚后第一年他还是很幸福的,每天都意气风发地出门,充满期盼地回家。那时的李美亚个像妖女,施展出的魔力完全控制了他的眼耳鼻舌身。

但是妖女也有保鲜期,一年后,妖性减弱,人性开始暴露出诸多问题。李美亚说是大学生,其实就是拿爹妈的钱混了个文凭,肚子里连中学课本都没装进去。父亲的文人基因一点儿也没传给她,除了喜欢打扮,喜欢花钱,爱慕虚荣,没有任何爱好。尤其谈吐,太差,属于一开口姿色就要跌停的。当初侯志清来不及发现她这个毛病就娶了她,考察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又缺少了公示环节。最初认识那两天,她白天带领他们参观,说的都是事先背好的词儿,晚上进了他房间也无需说什么了。侯志清仅从她的只言片语中感觉到她内在粗鄙。当时他安慰自己,过日子嘛,脾气好就行了。李美亚的脾气的确好,或者说,没脾气,无论他怎么发火,她也不会闹。侯志清个子不高,一起出去时他要求她穿平底鞋,她也顺从的。家里的钱财虽然由她管着,但侯志清开口要多少她也就给多少,从不河东狮吼。

3

大概一刻钟后,李美亚出来了,焕然一新,还是那个风姿绰约足以迷倒众多男人的少妇,丈夫的离家出走也没让她变得憔悴,似乎还多了几分风情。

她会不会还在和前男友约会?侯志清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但很快压了下去。大敌当前,他保持着严肃的表情,摆出领导派头对李美亚说:坐下吧。

李美亚说,要不要我泡壶茶?

侯志清本来想说不用了,但忽然觉得,泡茶喝茶,有利于谈话的氛围,就点点头。老婆烧好水,用一把不知什么人送的西式茶壶泡了红茶,给侯志清倒了一杯。

水很烫,侯志清没法喝,就先问女儿的情况,李美亚汇报说,女儿又学了儿歌,还学了几句英语,老师表扬她发音准。她还经常问爸爸什么时候来看她。

侯志清明白,后一句是李美亚瞎编的,他常去幼儿园看女儿,只是女儿看到他怯生生的,不愿意让他抱。唉,自己作孽,孩子是无辜的。他很心疼女儿,女儿长得非常可爱,五官皮肤都继承了母亲。他之所以对离婚优柔寡断,女儿也是重要原因。

喝了两口茶,侯志清终于开始说正事了。再不说,就有一起吃午饭的意思了。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十一点。于是侯志清简明扼要地说了自己今天来的目的。

原来,上周,部里正式把他列入了处长(正处)候选人,要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考察。作为考察对象,他首先必须填报《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表》。而这个表里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申报财产。申报财产肯定是夫妻共同财产,所以,他需要她协助,把家里所有的有价证券等,统统清查一遍,一一列表,向上级如实报告。

“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昨天,我们干部处已经组织我们几个考察对象专门学习了《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规定》,还收看了填写报告的教学录像。干部处王处长再三强调,要认真仔细如实地做好填报工作,不能出现任何纰漏,如果有瞒报漏报,不仅不能提拔,还可能挨处分。所以,我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李美亚虽然只是个家庭妇女,但嫁给侯志清这六年多,也熟悉了官场这些话语。她点头,表示听明白了。

侯志清对她的态度感到满意,语气逐渐变得温和。

“嗯,这个,你知道的,我在副处长位置上已经六七年了,马上就要满四十了。今年,我们部里有两个副部长离任,一个是被调查了,一个是退休……”

李美亚插话说,我知道的,那个被调查的孙部长还来过我们家的。

侯志清问,你怎么知道?

李美亚说,我听群里的人说的。

侯志清有点儿紧张:群?你参加什么群了?

李美亚说,也没有啦,就是娅娅的班主任老师建的家长微信群,赵处的夫人,还有你们处小金的夫人都在里面,我听她们说的。

侯志清马上警告说,你不要在她们面前乱说话,尤其不要提这件事。听到没有?除了老师的话,其他人说什么都不要瞎掺和。

李美亚没吭声。侯志清接着说:不管怎么说,这次考察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必须把握好。嗯,这个,虽然前段时间,我们两个之间有些矛盾,嗯,这个,夫妻吵架是难免的,我们现在还是一家人,对不对?一家人就要共同做好这项工作,对不对?

侯志清只要换成非官场语言体系,就会夹杂很多口头禅“嗯这个”还有“对不对”。

李美亚听到“夫妻吵架是难免的,我们还是一家人”这句时,流露出十分惊异的眼神。侯志清看到了,假装没在意,接着说,个人事项要报告的项目很多,十几个大项目,几十个小项目,差不多有二十页纸。不过,大部分我自己都可以填写,就是财产申报部分需要你配合,因为我们家的房产证和我的工资卡,都在你这里。

李美亚点头,生怕侯志清又吐槽当初被岳父岳母强迫交出经济大权的事。还好,侯志清顾不上,继续指示说:这样,你周一就去银行,把我工资卡的流水打出来,收入这项是必须填写的,我除了工资,也没啥收入。另外,我给你和孩子都买过保险,凡是投资型的都要填上,你把保险号和数额登记好。嗯,还有,你在银行买过基金吧?凡是涉及到钱的,全部写出来。

李美亚说,你最好给我写一个清单,我怕有遗漏。

侯志清从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她:我已经写好了,你照着这个来。对了,你爸妈有没有在老家给你买过房子?

李美亚说,没有。

侯志清哼了一声,又问:你有没有炒股?

李美亚说,没有,我不会那个。

侯志清说,好,少两件事。首先把这个房子的房产证找出来。那上面写的是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必须登记上,面积什么的,要写清楚,还有车位也得写上。我们上次去普吉岛旅游办的护照,也要登记,当然你的不用,主要是登记我的,你把我护照找出来。

李美亚说,好复杂啊。那我把这些资料找好了,给你打电话吗?

侯志清再次感受到了李美亚的唯一优点,脾气好。他说,不用。嗯,这个,我周一下班后还会过来,把表格拿来,我们一起来登记。不是一天两天能搞好的。他顿了一下说,我想,下周,我还是回家来住吧。

李美亚更为惊讶地看着她,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就是极为惊讶,眼神怯生生的,侯志清不由得想起了最初见到她的时候,她的眼神真的是很有欺骗性,总显得胆怯而又纯洁。

侯志清不看她,直接下指示:你把那间客房收拾出来吧,我先住那儿。

全部交代完毕,侯志清站起来说,今天的……他突然停顿了一下,把后面那句“会先开到这儿吧”吞了下去,真是开会开出惯性了。他顿了一下说,嗯,这个,先这样,我还有事要处理。

李美亚说,要不要一起去看娅娅?

侯志清很想去看女儿,但是实在不想去看岳父岳母。他有时候觉得,如果不是那对自以为是的中年夫妇,他还有可能把李美亚的臭德行扳过来。终于,厌恶超过了想念,他说,下次吧。

李美亚送他到门口,突然说,你不生我的气了?

侯志清按下心烦,顿了一下说,下周一我回来再说吧。

4

送走侯志清,李美亚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

她定了定神,又喝了两口刚才太烫这会儿正合适的茶,然后拿起手机发了条微信给闺蜜:在吗,语音一下?

等了三分钟闺蜜没回,她就直接把电话打过去了。

她必须跟闺蜜聊聊这个突发事件。

分居这三个月,李美亚反复整理过她和侯志清的关系,当然不是靠自己。李美亚虽然是个脑子不大清楚的人,但她有一大优点,就是知道自己脑子不清楚。每遇重大事项,她都会跟那个脑子特别清楚的闺蜜商量。闺蜜基本是她的人生博导。丈夫愤而离家时,就是闺蜜指使她第一要房子第二要一半存款的。这条件一提出,丈夫果然哑了。当时她们反复整理的结果是,如果侯志清肯答应她的条件,那么说明他确实是铁了心要离,再挽留也没意思;如果侯志清不肯,那再说。反正也没有人等着她,她对侯志清也谈不上爱,拖着呗。

现在丈夫突然示好,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是抓住这个机会跟他和好,还是一条道走到黑?其实她也明白,这个不取决于她,取决于侯志清。但她该怎么做呢?

电话打过去,闺蜜在一个闹哄哄的场合,说是被爸妈硬拽着在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只有晚上回家再和她聊。

她只能先回父母家吃午饭了。

自从孩子出生,李美亚的父母就到了省城,在李美亚同一个小区租了一套房,帮她带孩子,顺带给她做家务做饭。侯志清跑掉这三个月更甚,除了早餐,顿顿都是在父母家吃的。没办法,她从小到大,连碗都没洗过,休谈做饭洗衣服了。短暂工作那一年多,母亲起码跑了十趟省城,帮她收拾屋子洗衣服。

虽然没有闺蜜的指示,李美亚也知道不能跟父母说侯志清回来的事,更不能说侯志清打算下周搬回来的事。父母一定会作出一大堆让她不知所措的指示。尤其是母亲,肯定要唠叨半天,唠叨什么她完全可以想见:他想走就走想回就回?他把你当什么了?宾馆服务员啊?就是住宾馆还得先登个记,还得出示身份证呢,他以为他是个处长就不得了了?快四十的人了没长清醒。把女儿甩给我们就不管了,我们是他保姆啊?保姆还有工资呢?我们倒好,倒贴……(此处不得不省略五百字)。

在父母眼里,一切都是侯志清的错,是他让女儿未婚先孕的,是他让女儿仓促结婚的。但李美亚知道,侯志清多少有点儿冤。真正主动的是她,她抓住了那个偶然机会认识了侯志清,又抓住那个晚上缠上了侯志清,不为别的,就是为了逃出父母的掌控。

读大学时,李美亚有个男朋友,男朋友成绩好,很爱她,也很有野心。或许是因为家境不好的缘故,男朋友读书时就开始悄悄挣钱,比如帮同学写有偿作业,代理一些产品在学校卖,甚至暑假去做快递哥。居然用挣来的血汗钱,给李美亚买了个普拉达包包,把李美亚感动死了。两个人海誓山盟的,说尽了世上的甜言蜜语。

父亲母亲知道后,坚决反对。父亲反对的理由是,这男孩儿太像个商人,他们家是文化人,必须要找个文化人。母亲则直截了当地说,他要是个商人倒好了,他就是个穷小子,我们辛辛苦苦把你养大,让你貌美如花,怎么也不能看着你把自己贱卖了。但李美亚还是偷偷地和男友保持着恋爱关系。

毕业后,男朋友要和哥们儿去深圳创业,她很想跟了去,母亲要死要活的,说如果她非要去,就断绝母女关系。她没有勇气走出这一步,只好跟男朋友说先缓一下。再说那时父母已经托人给她在电视台找了个工作,虽然是一个没什么名气的栏目主持,说起来就是电视台主持人,也极大地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男朋友走之前他们举行告别宴,男朋友沉默寡言,也不怎么吃东西。李美亚心里难过,不断许诺自己是不会变心的,自己还是很爱他的,她会一直等着他,非他不嫁。终于,男朋友冷冷地说,等我什么?等我变成大款再回来娶你吗?李美亚一听就哭了起来,开始控诉父母,从小把她管得死死的,一切事情都是他们说了算,连穿什么衣服留长发还是短发都要管。结婚这么大的事更不要说了,如果她有自由,一定会和他一起奋斗的。但现在她没办法,她要是反抗妈妈就绝食。男朋友突然说,我看我们还是分手吧,彻底分手吧。

李美亚简直不敢相信,她一直以为男朋友离了她就不能活,只要她说等着他,他就会感激涕零。可是他竟然主动提出了分手。她呆呆地看着他,听他决绝地说,你这样一个完全没主见的人,我们就是现在不分,以后也得分。还是早分早了,互不耽误。

男朋友真的很彻底,离开省城后,连她的微信都拉黑了,她想给他发信息表达痛苦心情,屏幕上跳出一句话:“你已不是对方好友,信息无法送达。”

这个打击太大了,她就此患上了神经衰弱,每天夜里都无法入眠,主持节目时无数次出错,被领导怒斥数次后,她只好辞去工作回家休养。身体刚好一点,父母就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是他们一个老朋友的儿子,在读博士,毕业后留校当老师了,家境也十分优渥。

难怪他们硬要拆散她和男友,原来是因为这个。李美亚恨死了,坚决不见,找各种理由拖延。就在这个时候,闺蜜告诉她,省城来了个工作组,县里很重视,想找个专业一点儿的解说员,她就去了。去了之后又听说,那个带队的侯处长,还未婚。她暗暗打定主意,报复父母。

第一次握手,她就明白侯志清迷上她了。于是她决定把这个男人作跳板,反抗父母的管控。她成功了,只是很短暂。因为一年后女儿一出生,父母就到了省城。而且还是她请父母来的,她实在是没有任何生活能力,连请保姆的能力也没有,看到侯志清整日黑着脸,她只能向父母求救。

5

进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儿,母亲肯定又做了她最喜欢的香菇炖鸡,加了当归和山药。肯定还炒了青辣椒回锅肉和麻婆豆腐。李美亚嘴很刁,又要吃香喝辣,又要保养身体,一样不能少。

母亲瞥了她一眼,边往桌子上端菜边唠叨说,也不知道早点儿过来帮我一下。李美亚撒娇说,我来了你也不要我动手呀。母亲说,那也可以陪我聊聊天嘛,非得到点儿才进门。

李美亚搂了搂母亲,在腮帮上亲了一下,就和父亲在饭桌前坐下了。母亲喂娅娅,娅娅嘟囔着要自己吃,母亲坚持要喂。李美亚说,你就让她自己吃呗。母亲说,你一直到上小学都是我喂的,她才多大?李美亚只好不管。

父亲突然说,侯志清是不是回来了?

李美亚吓一跳。父亲说,院子里有人看见他了。

李美亚只好点头承认,住在单位的小区里就是不自由。母亲在一旁撇嘴说,他回来干什么?有本事他一辈子别回来。但语气并不是真生气,也许还是高兴的。

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都不希望他们离婚。虽然各自的原因不同。父亲是好面子,他到处跟人说女婿是个年轻处长,很有前途;母亲呢,深谙女儿无能,又没工作,怕她离了婚一团糟。尽管年轻,离过婚毕竟离过婚,又带了个孩子。所以,知道女婿回来了,两个人都显露出高兴的样子。

李美亚说,嗯,他上午回来了一下,有点儿事跟我商量。

父亲立即问,什么事?不会是真的要离吧?

不是的。李美亚只好把事情的原委跟父母说了,连同侯志清周一要回家住也没忍住,全说了。

父亲沉吟了一会儿说,这可是件大事,我知道的,要报的项目很多的。母亲说,看来他还是有前途嘛。父亲说,现在官员不比从前了,管得紧,包括离婚没有都要管,还好我退休了。母亲说,说不定他是回心转意了,怕闹离婚影响升官。父亲说,离婚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还是财产申报。母亲说,他结婚的时候把存款什么都给你了吗?没私留小金库?父亲说,就是留了这次也得一起报上去,跑不了。母亲说,填那个表格的时候,你要守着他填,看清楚了他都有些什么。父亲说,你就别瞎操心了。母亲说,万一他偷偷在外面买了房子买了小车呢?父亲说,那他也得老实交代,否则吃不消的。

娅娅忽然说,爸爸说了要给我买小汽车的。

一家人都笑了,李美亚连忙转移话题:妈,我下午带娅娅出去玩儿吧,你们歇会儿。父亲说,你怎么还有心思玩儿?赶紧准备呀。母亲说,是啊,他说周一回来,你还不收拾收拾屋子?父亲说,这样,下午我们都一起过去,我来帮你准备资料,你妈妈帮你收拾屋子。这件事我们一家人要齐心。

李美亚不敢说侯志清要求住客房,只好接父亲的话说,那些事情不急,我星期一再去银行。

父亲说,银行周末一样上班,你今天下午就去,不要什么都等到周一,周一办不完怎么办?凡事要取个提前量。你一定要通过这件事,让他感到你的诚意,弥补过错,挽回局面。

父亲唠叨起来也是不输给母亲的。李美亚只好点头。

母亲感觉自己说少了,连忙增加份额:你爸说得对,你要抓住这个机会,他走了三个月好不容易回家,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再跑了。该认错就认错,上次那个事的确是你错,深圳那个小子绝对不能再搭理了,都是他坏的事。你连个工作都没有,离了婚吃什么?

李美亚终于按捺不住了,回嘴说,我又不是不能工作,都是你们瞎干涉的。真要离了,我分分钟就找到工作。

前几年她就提出要工作。她闺蜜是卖保险的,曾介绍她一起当保险推销员,她跟着闺蜜跑了两趟,感觉自己可以做这事的。但侯志清坚决不同意,“别出去给我丢人。”她寻求父母支持,父母也反对。父亲跟侯志清难得意见一致:卖保险,那不就是一天到晚求人吗?丢人现眼。所以侯志清吵架时骂她好吃懒做,她气得要命:我好吃懒做,都是你们逼的!

这时电话响了,她一看是闺蜜的,赶紧离开饭桌,走到阳台上去接。闺蜜到底是闺蜜,说怕她有急事,所以抽空打过来。闺蜜听完她的汇报后,略一思忖,作出了两点指示,第一点和她父母一样,要好好配合,尽力配合,别出差错。第二点,是不是借此机会跟他和好,还需要认真考虑。也说不定侯志清并没有那个意思。所以他回家后不必刻意讨好他,该清高要清高。

李美亚说,我知道的,我就不卑不吭(亢)。闺蜜说,是不卑不亢。李美亚说,我就是那个意思。

回到饭桌前,李美亚发现,父亲母亲的脸色都明朗了。这三个月来他们一直阴沉着。她心里多少有些愧疚。

其实那件事,她觉得自己真是冤枉的,前男友回来,通过同学重新加了她微信,并且约见面。她为了表明自己的坦荡(更或者是为了显摆自己住在机关小区里),才让男友到自家小区会所来见面的。哪知男友看到她就上前拥抱了一下,让她一下子不自然了,神色变得暧昧,然后前男友又明目张胆地说忘不了她,希望和好,她就更加羞涩了。而偏偏丈夫中途回家拿遗漏的文件,撞上了。她怎么解释,丈夫都不信,大发雷霆。丈夫知道她这段情史,一直耿耿于怀,吵架时他曾经说,若不是前男友抛弃了她,她也不会主动向他示好,他像是捡漏的。

李美亚虽然不够机灵,直觉还是有的,她感觉到丈夫大发雷霆是在借题发挥,想借此甩掉她。她生气的时候也曾想过,要不就回到前男友身边算了。这段时间,她还是偷偷跟前男友在微信上热络。备胎还是要有的,万一真的爆了呢?

现在,无论是丈夫还是她,都只能让路给这件突发事件了。

6

又到了周末。

侯志清的所有表格已经填写完毕,心情放松了很多。

他在办公室一项一项地对照检查了三遍,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了,又带回家审查了三遍。家庭关系简单,孩子还小,老婆没工作,父母兄弟姐妹没有一个在海外。那么重点就是财产申报部分。

结婚时,侯志清原本就不想操办婚礼,从哪个角度说他都不想声张,刚好岳父说了句“朴朴素素地办一下”,他就顺势朴素了。但朴素的后面也是有附加条件的,比如,侯志清的工资卡和家里的存款,必须交由美亚打理。新买的房子必须写两个人的名字。

侯志清忽然想,要不要借此机会,拿回自己的工资卡?

还是等把这一关过了再说吧。

财产申报虽然连车库(含停车位)都必须填,保险和基金也必须填,但存款是不需要填的,这让他放松了很多。他发现组织上在意的是,该公务员是否参与了经济活动,也就是说,是否有工资以外的收入。所以最后一次审读表格时,他再次很严肃地问李美亚:你再好好想想,你还有什么可以盈利的东西?

李美亚说,理财产品算不算?我上次在银行买了三十万。

侯志清说,你也是,老老实实存着就行了,理什么财?

李美亚说,那个有四点八的年利率呢。存定期才一点儿。

侯志清想了想,还是填上吧。你再想想,还有没有?

李美亚忽然说,对了,我的余额宝账户每天还有一块多的收入。

侯志清吓一跳,什么意思?

李美亚说,就是我在支付宝里的钱放在余额宝里,每天就有盈利。我放了一万多,每天就有一块多的收入。

其实李美亚说这个的时候有点儿开玩笑的意思,她看侯志清太紧张了。不想侯志清说,我看还是填上为好。

于是,又增补了一项。

为防万一,他最后连岳父岳母租的一套房子和自己这段时间住的机关公寓房都写上去了。

这下子,肯定是万无一失了。

他把厚厚一摞表格装进了大文件袋里,长吐一口气。

李美亚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说,今天去我妈那里吃饭吧,他们叫了我们好几次了。

侯志清想了一下,同意了。

去到岳父岳母家,见到娅娅,闻到一屋子菜香,侯志清脑子里闪过一念,要不,就凑合过吧。

岳父岳母十分客气,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岳父还跟过去一样跟他聊国家大事,作懂行状。饭桌上还陪他喝了点儿酒,是他喜欢的茅台,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存下的。当然,酒也没过量,一切都很有分寸。李美亚也是一副淑女样,话很少,饭后还帮母亲收拾厨房。

晚上回到家,夫妻俩终于和好(未如初),亲热了一番。

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侯志清却感到了内心的无奈和气馁,看来离婚又要泡汤了,自己还得继续跟身边这个瓜兮兮的女子过。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命?

但一想到李美亚以前的种种糗事,侯志清真的是不愿回头。他甚至觉得,李美亚不但没有旺夫命,还是个损夫能手。刚结婚时同事来家里玩儿,问她在哪儿工作,她回了一句,我干嘛要工作,我只负责貌美如花。别人开玩笑问她,是怎么迷住侯处长的,她毫不脸红地说,我只抛了一个秋波他就春心荡漾了。侯志清尴尬得脸通红,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大家哄堂大笑,她还以为是自己幽默,也跟着笑。当时侯志清的姐姐就悄声跟他说,我怎么感觉你娶了个事故苗子?

还真是个事故苗子。平时在小区里跟邻居聊天,李美亚开口闭口是,我们家侯处说了,他最近要陪书记去北京,给总理汇报工作呢;我们家侯处这两天天天都陪着北京来的张部长视察工作,张部长还问他愿不愿意去北京工作呢。侯志清得知后训斥道:你以为你老公是大官儿吗?你老公在机关里就是个蚂蚁!你以后在外面给我少胡说八道,不开口没人把你当哑巴。

但出糗的事依然时常发生。有一天她开车去机关大院找他,被门卫拦下,让她出示证件,并且问她找谁。她拒不配合,然后嘲讽门卫说,我知道你干嘛拦我,你不就是想多看我两眼嘛。门卫只好打电话把他叫了出来,这事儿迅速在机关传开,侯志清此时已经不是找地洞钻的问题了,而是恨不能掐死她。他回家关起门大喊大叫地骂了她一个小时,她就坐在沙发上一脸无辜地吧嗒吧嗒掉眼泪。

就是那一次,他产生了离婚的念头,自己怎么会娶回来这么一个瓜兮兮的女人?自己难道要跟这瓜女人过一辈子吗?后来,还是女儿的出生,让他暂时放下了离婚的念头,默默忍受着。但日子一天天地过,忍耐变得越来越困难,侯志清经常陷入深深的后悔之中。

加重这些后悔的,是李美亚的父母,尤其是岳母,感觉她女儿嫁了个年长十岁的男人,不多捞回好处就亏大了。他们在侯志清家同一个小区租了一套房子,租金当然由女儿(侯志清)负责,理由是他们要照顾外孙女。这也是事实,但在侯志清看来是添乱,成天不打招呼就到他们家来。而李美亚呢,一生气就往他们那边跑。侯志清一直想让自己的父母过来住一段时间,享享天伦之乐,可是岳父岳母坚决不让位。

唉,即使有一万个理由,离婚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侯志清在暗夜里默默叹气,这可是比填写《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表》难多了。

也不知今晚这回笼觉,睡得值不值。

7

两个月后,侯志清和李美亚终于离婚了。

离婚之前,鸡飞,蛋打,巢倾。

侯志清很认真地写了一份检查。全文如下:

检 查

尊敬的部领导:

我是调研处副处长侯志清,此次选拔正处级干部,我作为考察对象填报《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表》时,填写的持有股票、基金、投资型保险情况与核查结果出现不一致,违反了《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规定》,在此做出深刻检查。

一、基本情况

接到填报个人事项通知后,干部处组织我们认真学习了《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规定》,收看了教学录像,干部处王建处长再三强调要认真仔细如实地做好填报工作,不能出现任何纰漏,我本人也深知个人事项报告的严肃性和重要性,因此我和妻子对个人事项报告表中涉及的填报内容认真的进行了如实填报,但是核查结果显示,少填报了妻子李美亚名下的六只股票市值六万五千七百元。得知结果我非常吃惊,立即向妻子询问此事,妻子也感到很吃惊,表示不知情,我们以为是身份证被人冒用。后来再三向妻子父母询问得知,早在2007年我妻子读高中期间,她的母亲用她的身份证开立了股票账户,进行股票交易。2008年妻子到省城上大学,毕业后在省城工作,对母亲以其身份证购买股票事毫不知情,故导致此次填报个人事项未能准确上报,辜负了组织的期望,影响了单位的荣誉,我深表歉意。

二、主要原因剖析

(此处略去四小点,约六百字。)

三、整改措施

(此处略去四小点,约六百字。)

希望组织和领导相信我,这次出现漏报绝无主观故意,首先财产都是合法收入,没有必要瞒报;其次,我岳父岳母租赁的房屋和我个人租住的五十平米公寓房,我都本着对组织忠诚老实的态度,如实上报了。绝不会故意隐瞒六万五千七百元的股票。

此刻我非常痛心。整个报告表我前后检查了不下十次,自以为万无一失,却是百密一疏。所以,不管组织最终如何认定,我都虚心接受组织对我的处理。

四、附件

1.未上报股票明细

2.李美亚关于未上报股票的情况说明

检讨人:侯志清

附件1:

未上报股票明细

股票账户开户时间:2007年11月

资金账号:123456789

股票代码 股票名称 持股数额 市值(元)

(此处略去表格一张)

附件2:

李美亚关于未上报股票的情况说明

尊敬的××部领导:

我是侯志清的妻子李美亚。此次侯志清作为处级干部考察对象填报个人有关事项,在这样一个关键环节,发生了本人名下持有股票未上报的不良事件,影响了部里的整体形象,给侯志清造成了巨大伤害,我痛心疾首,追悔莫及。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007年,我母亲准备在股市开户购买股票,开户时得知她的身份证号与他人重号,而且这个人已经在股市开户,因此母亲本人的身份证无法在股市开户,而父亲认为自己是公务员不宜炒股,于是她就用我的身份证在股市开了户,并办理了委托协议,由她全权代理股票交易事宜。当时我十七岁正在读高中,并未关注此事,而后离家上大学,又工作,加之对炒股毫无兴趣,故对十余年前母亲以我的名义在股市开户的事毫无印象。此次侯志清按照组织要求填报个人有关事项,我完全忘了此事。母亲进入股市后不久股市大跌,她买的股票都被深套,便丢下不再管理,忘掉了还有股票,更忘记了股票是以我的名义开的户。直到最近被组织上核查出来,母亲才想起此事。我的父母深感内疚,觉得影响了侯志清的个人前程,追悔不已。

事情已经发生,已经给贵部造成了不良影响,给领导增添了不必要的麻烦,我再次表示深深的歉意。我作为直接责任人,更是无颜以对自己的丈夫。现在我恳请组织看在我们没有主观故意的情况下,能够将侯志清此次失误认定为漏报,而不是瞒报,从而从轻处理他。同时,我会以离婚的方式,向我的丈夫侯志清谢罪。

说明人:李美亚

2018年×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