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阿中童书出版合作的机遇与前景 ——阿尔及尔国际书展出版合作产业论坛纪要

来源:接力出版社 |   2018年11月08日08:27

2018年11月1日阿尔及尔国际书展上,由国家必赢棋牌官网下载出版署主办,接力出版社承办的“阿中童书出版合作的机遇与前景——阿中童书出版合作产业论坛”举行。国家必赢棋牌官网下载出版署进口管理司副司长赵海云,中宣部出版局图书处处长何瑞,国家必赢棋牌官网下载出版署印刷发行司副司长董伊薇,原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文秘处处长杨月如,国家必赢棋牌官网下载出版署进口管理司对外交流处主任科员陈丹青出席此次论坛。论坛上阿尔及利亚哈卡亚儿童出版社社长阿西亚•穆西、接力出版社社长黄俭等6位阿尔及利亚和中国的出版人,就“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的少年儿童读者分别最需要什么样的童书?”“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的出版社在童书出版合作领域的成功模式以及存在问题是什么?”“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的出版社在童书出版合作方面的新思路”“网络时代的新媒体给阿中童书市场和少年儿童阅读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和变化?”等话题进行对话。此次论坛由接力出版社副总编辑马婕主持。

通过出版好的童书,营造一个新的、开放的社会

目前,在阿尔及利亚专门从事儿童出版的出版社不多,只有6家左右,每年出版童书50种左右,而且大多出版两种图书——宗教图书和法语图书。阿尔及利亚市场上的儿童图书存在以下几个问题:一、内容缺乏故事性和内容性,说教性强。很多作家以前是做老师的,后来才开始创作图书,他们描写故事的方式就是说教,和他们在学校说话的方式没有区别。二、缺少专业的编辑,所以书中就会有一些语法的错误。引进翻译图书比较少,因为引进图书版税比较高。三、缺少专业的儿童画家,印刷厂也比较落后,印制出来的书颜色不鲜艳不好看。四、阿尔及利亚没有专业的儿童杂志,没有儿童文学研究领域的相关专家,也没有资源培育儿童文学作家。但是阿尔及利亚有800万在校学生,比其他阿拉伯国家多很多,孩子们很享受读书的过程,孩子们需要通过阅读丰富心灵,做有理想的孩子,我希望通过出版好的童书,营造一个新的社会,开放的社会。

中阿童书市场在图书规模、发行渠道、市场推广、数字出版等方面的不同之处

我仅对中国童书市场和阿语童书市场在图书规模、价格、发行渠道、市场推广、数字出版等方面的不同之处做一些简述:

近三年来,中国少儿图书市场份额逐年增长,从细分来看,少儿英语类和青少年心理自助类增长最快,平均增长率分别达到68.03%和35.19%。卡通漫画绘本类比重明显上升。《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总规模为803.2亿元人民币。少儿类图书占到图书零售市场的码洋比重达24.64%,是中国整个图书零售市场最大的细分类别,也成为市场增长贡献最大的类别。从2017年11月的沙迦书展情况来看,阿拉伯童书市场中儿童安全教育类、成长励志类、知识读物类以及图画故事类型的图书较受家长及出版商的青睐。

在图书定价方面,中国童书市场中常用“码洋”一词对图书进行定价,并且会直接体现在每本书的封面上;但据我了解,阿语童书市场中是没有“码洋”这一概念的,且大多数的阿语童书一般都不会直接标有每本图书的定价。因为,每个阿拉伯语国家的图书市场存在一定的差异,因此同一本图书在不同的阿拉伯国家中将会有不同的定价。结合全球的童书市场销售情况来看,2017年尼尔森数据显示,近年来,童书平均销售价格和建议零售价共同上升,折扣率有所下降,这说明读者愿意为少儿图书支付更高的价格。中国童书市场图书价格的增长趋势与全球基本保持一致。但阿拉伯世界的图书(精装和软装)价格普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因为阿拉伯世界的不同国家的购买力差距很大,图书价格必须要被所有阿拉伯国家和地区所接受。

在图书发行渠道方面,中国童书市场目前的发行渠道主要分为新华书店渠道、传统电子商务渠道(例如当当网、京东网、亚马逊等),以及近两年比较活跃的微商、大v店等,近年来,中国童书网络渠道呈迅速增长的态势,如领跑中国网络书店的当当网、亚马逊等大批网络书店的出现,更加便利了中国读者选书和购书。以接力出版社为例, 2016年,是线上销售发展迅猛的一年,同比增长132.74%,2017年继续保持稳步增长趋势,同比增长46.74%。

据了解,阿语童书市场在发行渠道方面,主要依靠各地的图书发行商、实体书店以及各地区教育部、基金会和学校等政府机构的发行、采购渠道。阿拉伯世界有近3000家出版商,其中三分之一较为活跃,这些出版商往往要负责出版全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包括出版、印刷、分销等,从2003年开始,阿拉伯世界陆续有了新的图书销售渠道,比如家乐福。同时开展的一系列鼓励购书和阅读的活动,比如“全民读书”活动,以及各类书展和奖项的设立,鼓励了出版业的发展。目前,土耳其和印度的出版商逐渐进入阿拉伯世界,他们经常依靠低价竞争,给阿拉伯世界的出版业带来了挑战。

在图书推广宣传方面,中国童书目前的推广营销方式表现出多维度、多层次、多种模式并行的形式,尤其是在中国童书市场飞速发展的情况下,童书市场竞争也日益激烈,全国500多家少儿出版社和上千家童书出版机构,在市场营销方面更是百花齐放。主要的营销模式包括:利用电视、广播、杂志、报纸等传统媒体的软文推广;利用微博、微信、客户端等新媒体的企业号的经营和有影响力的网络红人的宣推;和校园、图书馆、绘本馆等机构合作,共同合作开展阅读活动。近年来,各个出版机构还在尝试短视频营销、付费培训、出版社体验店等新兴的营销推广方式。在阿拉伯国家的图书市场中,主要的营销推广方式为:参加各阿拉伯国家的书展,且在各展会上可举办图书推荐或作家论坛等形式的推广活动。此外,还通过电视、广播、杂志、报纸、网络等进行推广宣传。

最后谈一下数字出版的情况,近两年来,在中国童书市场,数字出版从简单的数字化加工,演变为多种媒体相互融合的形态,以适应用户的不同使用场景,主要有三大趋势:第一,有声化。第二,数字内容产品交互化、富媒体化。第三,为智能硬件提供数字内容产品。智能音箱、陪伴机器人等智能硬件设备,被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所接受,而这些智能设备是离不开内容的。智能硬件的普及一定会带动数字内容产业的发展,而专注于儿童市场的智能硬件也会带动少儿数字内容产业的爆发。

接力出版社在数字化转型升级及融合发展的探索中,与互联网渠道商一同打造了像《超级飞侠•乐迪带你游世界》《小牛顿科学馆》《超级法则:从管教到自律》《安全力:如何让孩子远离伤害》《故事中的经济学》及“荒野求生”等多部有声作品,深受小听众喜爱,一些音频故事上线当天销售额突破10万元人民币。

阿拉伯世界的网民数量正在逐年增加,并且增速很快,仅埃及一国,网民从2011年的2300万增长到2017年的4800多万。数字出版在阿拉伯世界开始起步,有更多的图书开始线上销售,特别是有些大学因预算问题开始倾向于购买电子书。但阿拉伯出版社对数字出版的了解不够透彻深入,缺乏针对阿拉伯语和字体等技术问题的解决办法。2014年,googleplay的出现,使得一本图书在网上被下载25000次,比纸书的销量还要高很多。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阿拉伯世界图书市场的格局。

中阿童书领域的合作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了解双方市场情况和合作模式,才能更好地促进阿中出版机构之间的友好合作,实现双方的互惠共赢。

中国图画书更受阿拉伯孩子欢迎 儿童文学市场还有待发掘

在阿拉伯市场上,出版儿童图书的出版社最多有20家,内容大多与宗教有关。在阿拉伯国家这个市场,定价的规则不一样,图书的需求也不一样。比如埃及、苏丹、约旦、摩洛哥等国家,因为条件有限,他们只选择便宜的书。在海湾国家,如阿联酋、沙特阿拉伯,他们更愿意给孩子买优质的英文图书。最近几年,曹文轩的作品很受小朋友的喜爱。接力出版社埃及分社就是一个好的案例,接力埃及分社已经出版了27种阿语图书,明年开罗书展还有几十种图书上市,接力埃及分社有自己的团队,有专业的编辑和译者,希望接力会给埃及的市场带来更多的惊喜。

在和阿拉伯出版社合作的过程中,一定要考虑阿拉伯国家的购买能力。在阿尔及利亚单本图书售价不能超过10元人民币。埃及的单本图书售价在13—15元人民币之间,海湾国家稍微高一些,售价20—30元人民币。图画书更受孩子欢迎,在中国市场销量高的儿童文学,因为文字多,图片少,阿拉伯孩子有些排斥。

中国童书在创作手法和内容方面已经超过了西方发达国家

在儿童图书出版合作方面,接力出版社与瓦迪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及埃及智慧宫文化投资(出版)公司共同签署协议,在埃及成立专门出版儿童图书的出版机构。2017年该公司正式成立并正式投入运营。

接力出版社是中国的一家规模较大的专业儿童读物的出版社,年均出版图书达500余种,2017年总发货码洋达7.6亿。接力出版社埃及分社计划近期出版100余种儿童图书,包括《没想到婴儿创意图画书》20种、《小饼干和围裙妈妈》4种(该系列中的《第一次分开睡》荣获2018年的儿童文学翻译奖)以及《云朵一样的八哥》《阿狸和小小云》《大鱼成精》《忠犬的背叛》等。

我认为,中国图书的创作手法和内容方面已经远远超过了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和欧洲的儿童图书。中国童书包涵教育理念,可以帮助老师和家长培养孩子好的行为习惯。我们出版童书的目标是开发儿童的能力和潜力,让他们了解周边的环境,让他们在健康的环境中成长。

给孩子写书比给大人要困难很多,因为作家在很多文化和教育因素方面有更多的限制。埃及接力出版社提供的童书有几个特点,第一是有悬念,可以吸引孩子自己去看。第二个特点是有个性,培养孩子的个性。考虑到不同年龄的孩子的思考和智慧水平,提供有针对性的童书。第三个是简单化和多样化,可以让孩子容易看得懂,不会产生反感。多样化,保证孩子不会感觉单调和无聊。

如何在阿拉伯国家打造出有影响力的品牌和畅销书

中阿童书的合作已经具备了良好的基础,甚至可以说是目前中国和世界其他语言的翻译出版中最好的基础。中阿童书合作的形式非常丰富,授权涵盖面广,儿童文学、图画书、知识类童书、汉语学习……多种童书被译介为阿语;和中国建立合作的阿语出版社也十分广泛,埃及、黎巴嫩、突尼斯……我们有机会和来自各国的阿语出版人探讨合作;中国出版社还在阿语国家和地区合作设立了分支机构,不仅出版中国的童书,也根据阿语国家和地区的需求,直接策划出版阿语图书。这些合作方式都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我们来考虑中阿童书出版合作的新思路,我觉得中阿出版人最关心的点,在于基础铺设之上,如何打造出有影响力的品牌,有影响力的畅销书,或者是有影响力的中国作家,以进一步实现中阿童书出版的合作共赢。

鲜明的特征和影响力对于图书市场来说,是优势的保证。纵观国际知名的童书出版品牌,企鹅蓝登,麦克米伦,沃克,尤斯伯恩,伯尼尔,阿谢特。国际出版界对于这些公司的产品特征非常了解,对于他们拥有的作家非常熟悉,也比较容易获得他们的图书相关的营销资源。因此,在中阿图书的下一步合作中,我觉得双方出版社对于资源的整体打造、品牌的树立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我所了解的,中国最知名的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先生的图书已经以及将要被译介到阿语地区的有近20种,但是这些图书分散在几个阿语出版社出版。我们也许需要一起更深入地讨论,如何合作,整体地向阿语读者推荐和介绍这位作者和他的作品,有一个整体的营销规划。为此,中国的各位出版人需要提供什么样的资料,提供什么样的活动支持,怎样做是有效的,这些都需要考虑。我想,更深入和系统的整体策划,应该是我们新的思路和方向。

另外,中国在阿语国家设立的分支机构也有更广泛的探索空间。以国际大型出版社在中国设立的各种分支机构来看,我们从他们的成功与失败的经验当中,可以更好地探索如何在阿语国家和地区经营分支机构。拥有高质量的图书内容是进入阿语图书市场的敲门砖,但拥有资源也并不意味着一定成功。每个国家和地区的出版市场、读者情况、发展方向都具有不同的特征,有不同的需求。深入了解不同国际市场的特性,跟随当地的发展需求来不断调整自己的适配内容、渠道分销方法,才能够成功地经营好中阿国际出版公司。

无论如何,更深入地了解阿语图书出版市场,与各出版社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是中阿出版新的思路和新成就的基础。目前,阿语出版人参加中国的书展已经常态化,但中国的出版社参与阿语国家和地区的书展还要进一步密切。借助阿尔及尔书展,以及更多地参与阿语书展,使参加书展常态化,业务交流常态化,我们才能更好地一起找到有效的新思路和方向。

新媒体带动了IP改编小说和魔幻类小说的畅销

网络时代的新媒体不仅给中国的青少年读者,更给中国童书市场带来较大的影响和变化。这种影响和变化既存在积极的成分,也存在消极的因素。

从积极的角度来说,新媒体的发展让青少年拥有了更便捷的信息渠道,青少年阅读资源空前丰富,无论是经典图书,还是国内外出版的最新图书,抑或是流行读物……古今中外数不尽的好书纷至沓来,阅读资源获取的低障碍和阅读信息获取的低障碍一样,阅读变得轻而易举,离生活近之又近。电商的崛起,购书平台及服务体系的便捷,教育在当下和未来社会的日益受到重视,让阅读这样一种教育方式也变得越来越重要。阅读的价值日益受到尊重,阅读正逐渐成为一种社会风尚、生活方式及青少年的学习目标、手段。

然而新媒体的发展在为青少年阅读提供便捷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负作用。比如碎片化的信息传播带来青少年阅读的碎片化;快捷的生活节奏及娱乐化趋势带来的轻阅读、浅阅读;玄幻穿越等网络小说的大行其道,多种信息载体的并行及阅读体系的不完善带来的杂阅读……让青少年在对长阅读的忍受力,对重要信息的提取能力方面都受到影响。而这些变化也带来了童书市场的变化,如流行lP带来的相应图书的畅销,魔幻类小说占据童书和文学榜的多席……

因而新媒体在网络时代要和传统媒体对青少年阅读市场和阅读行为进行引导,着力搭建青少年阅读资源和阅读服务体系,并形成拱卫之势。新媒体应积极利用自身技术优势,帮助青少年创设良好的阅读环境,优化阅读结构,培养阅读习惯,提升阅读品味。要帮助青少年建立高质量、成体系的阅读书目,倡导经典阅读、整本书阅读,引导青少年在整本书阅读、主题阅读中养成深入思考的习惯,训练思维能力。在大量阅读的基础上,形成富者越富的优势,逐渐建立自己的阅读书单,让阅读成为陪伴一生的习惯和学习成长的重要助力、涵养人生的重要基石。我相信阿尔及利亚和非洲的小朋友也同样如此。

阿中童书出版合作产业论坛旨在加强中阿两国的文化交流、文明互鉴,为阿中出版方提供一个充分交流出版信息、产业动态、合作模式的平台,促进中国和阿拉伯少儿出版的合作发展,服务十九大“一带一路”倡议,深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