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朱平兆:老实街的人不可貌相 ——读《老实街》有感

来源:北仑必赢棋牌官网下载网 | 朱平兆  2018年12月06日07:48

对作家王方晨长篇小说《老实街》的兴趣,源于几年前在《小说月报》上读他的“大马士革剃刀”。记得打开那期《小说月报》时,感觉“大马士革军刀”的题目吸引人,就翻到那篇首先阅读。读的过程中没有发现军刀,是我粗心地把剃刀看成了军刀,但见剃刀有着剃刀的特有犀利,它缓慢地划破了老实街人自诩的道德体系。外来人陈玉伋温水焐热的剃头店,刺伤了自诩仁义的左门鼻。一场惨烈的心战、暗战展开了,无形无迹的“虐猫”事件驱逐了陈玉伋。左门鼻胜出了,输掉的恰恰是以老实著称的老实街。小说语言的古朴、精练,视角冷静尖锐,叙述内敛含蓄,常有言外之意,深入至生活的实质,把一条普通的老街写出了阔大、深邃、幽远,让寻常的市井生活有了色彩和韵致,陌生、冷酷、阴暗和亲切、温暖、明亮兼容并存,老实和诡谲交互纠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记住了王方晨,记住了“老实街系列”。

作为小说业余作者,获悉作家王方晨的老实街系列正式出版,自然学习欣赏。《老实街》是部以虚拟的老实街为背景展开的长篇小说,共分十一章,每一章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短篇,虽然没有一个贯穿始终的故事线索,但每一章里活动的都是老实街上的人物,讲述的都是发生在老实街的故事。

除了“大马士革剃刀”中的左门鼻,鹅是另一个老实街传统的颠覆者。美丽的鹅,独立生养儿子,以强大的勇气比照、反衬了老实街男人欲望支撑下的人格卑劣、渺小。鹅是老实街男人觊觎的唯一目标,同时是老实街老古思想实质性溃败的标识。鹅拉着儿子指着老实街很多男人说,你有很多爹,彻底撕破老实街聊以护体的道德伪装。小时候就以自我方式存在的高杰,以现代商业资本代表身份,完成了对老实街的吞噬,他是老实街俯视者。如同“世界的幽微”,高杰以生俱来的强大野蛮,占有了老实街与鹅,完成一生一世的“复仇”。老实街人永远的狭隘与孤陋寡闻,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他们永远活在自己的“想当然”中。鹅的儿子石头,从小就活在孤独之中,他如同母亲一样,要飞出老实街。他一次次地藏匿、去火车站,然而没能躲避老实街人赎罪性的关切,终究“化燕未成”。阿基米德兄弟把整个人生活成了一成不变的一天,他们的葆有自我的宅居,亦是对老实街悠远遗存的对峙与反抗。观望、犹豫的白无敌以老实街人固有的防卫、排外意识,阻碍并葬送了阿基米德兄弟唯一与世界发生关联的机会。

在老实街芈老先生的文化观念中,“一动不如一静”。对于沉积过于悠远深厚的老实街,每个人命运似乎早已被注定。朱大头得了歪脖子病,与芈老先生接触后不再背离老实街固有法则。朱小葵却在伸张正义中背弃了老实街的文化居守,不惜牺牲远大前途与爱情,以决裂的方式选择对老实街的确保,也把自己推向了不归路。老实街抗拒不同,倡导统一,歪了的脖子难以回正。老实街人对固有生存观念的固守,让朱小葵、邰浩守护老实街的行动化为孤立无援的冒险,在芈老先生笔下化作一种穿破时空的精神长存,保全了老实街人在被黑恶势力欺辱时应有的尊严。

鹅在老实街被拆除前重开竹器店,是对父亲唐老五的至死忏悔,老实街幽暗的浮影,亦触动了马二奶奶向她做了生命的终极忏悔。鹅没有飞出老实街,亦没有等来一直在等的人,她不得不依赖她不想见的高杰安顿儿子。她重开竹器店,是对过往的诀别,也在精神上安顿自己。所谓老实街将开告别大宴,是以老锁匠为代表的老实街人最后最弱势的心理虚妄。大宴未成散席日,千年老街惊仓皇。仓皇得连酱菜店主人给每家送去美味的合锦菜,老锁匠为街邻们做出了精美的老式锁的机会都不曾给予。

现代商业文明犹如一面清晰的镜子,映照出老实街人种种幽暗与卑微。时代车轮碾过的地方,没什么喜剧,所有一切在沧桑骤变的岁月里都是悲歌哀叹。小说在老锁匠虚妄的行动中完成庄严、庄重的告别。最终,这条被赋予悠久历史的城市老街在城市化的大潮中被拆迁了,老实街上的邻居好友们“风流云散”。

《老实街》在文体构建上,如同小说内质本身一样,是传统式精微结构的布阵,宏观上脉络明晰,具体到局部复杂而精深,每一章都是对老实街人事的反刍与反思,都是对过往的追溯与告别,都是整体倒叙中的倒插叙事的精神态再现。